卡斯蒂利亞語 (El castellano) 和加泰羅尼亞語 (El catalán),巴塞隆拿的特色,從坎普諾球場 (Camp Nou) 到小巷,共存和競爭

Learn Spanish in Hong Kong

尼瑪首日在巴塞魯營,主持人以加泰羅尼亞語發問

觀看巴塞的球賽或球星訪問,發現個有趣現象,節目主持人習慣性地把卡斯蒂利亞語 (在西班牙又被叫做卡斯蒂利亞語,以下簡稱卡蒂語) 和加泰羅尼亞語 (以下簡稱加泰語) 夾雜使用。無論對像是阿根廷球王美斯 (Lioniel Messi),還是巴西少男帥哥尼瑪 (Neymar),巴塞隆拿的節目主持都有意無意加插一些加泰語,甚至向球員完全以加泰語發問。外國球員面對傳媒這種「巴塞隆拿主義」,顯得既有趣,又無奈。

 

西班牙語也被稱作卡斯蒂利亞語 (El castellano)

西班牙王國統一之前,卡斯蒂地區使用的語言叫 「el castellano」 (意即「卡斯蒂地區的語言」)。西班牙王國統一後,卡斯蒂利亞語成為國家的代表語言,外國人一般直接以「西班牙語」稱呼。在西班牙帝國殖民統治拉丁美洲近三世紀期間,西班牙語被傳播到殖民地,海外殖民地紛紛獨立後,保留西班牙語作為官方語言。目前全球西班牙語使用人口超過五億,是世界第二大語言。

 

在巴塞隆拿,卡斯蒂利亞語和加泰羅尼亞語皆具有官方地位

在佛朗高 (Francisco Franco, 1892-1975) 時代,立法修訂卡斯蒂利亞語作為全西班牙唯一的國語,強調卡蒂語等同西班牙語 (El castellano es el español.),禁止西班牙各省使用其他方言。1975年,佛朗高去世後,繼任人西班牙國王胡安卡洛斯一世 (Juan Carlos I, 1939-) 解除對方言的禁令,加泰羅尼亞省訂立加泰羅尼亞語為官方語言,跟卡蒂語同為官方語言。

 

加泰羅尼亞語象徵巴塞隆拿以及加泰羅尼亞省濃厚的地方主義,巴塞隆拿年青人刻意強調加泰語

基於西班牙內政的多元化和多重性,巴塞隆拿和加泰羅尼亞省有濃厚的地方主義特色,有時甚至蓋過西班牙王國的色彩。擁有獨特的方言和跨國界的民族分佈是其特色。加泰羅尼亞語的使用範圍,從西班牙加泰羅尼亞省,地中海的西班牙屬土巴利亞里群島 (Las Baleares),意大利薩丁尼島西部,法國西南部,以及安道爾全境。卡斯蒂利亞和里昂地區 (Castilla y León) 是卡斯蒂利亞語的發源地,馬德里則是西班牙的政治和軍事中心。在佛朗高時代,政府禁止學校向學童教授其他方言,導致加泰羅尼亞地區老一輩的居民都不會講加泰語。佛朗高去世後,方言禁令被解除,加泰羅尼亞省其後興起一連串恢復加泰語的運動,加上西班牙北部經濟比南部發達的因素,加劇了巴塞隆拿地區的地方主義。而西班牙是歐盟成員國,受約束於歐盟的憲法,並未有對這股急速冒起的「巴塞隆拿主義」實行大阻力。在歐盟人權主義的大旗下,巴塞隆拿年青人在各個領域強調要使用加泰語,大學教育和電視媒體都有大量加泰語的縱影。

 

外國遊客到巴塞隆拿,需要禮貎地要求對方以西班牙語回應

到過巴塞隆拿的遊客,難免遇過以下情況,當向巴塞隆拿人以西班牙語打開話匣,會被對方以加泰羅尼亞語回應。當遊客接二連三向對方要求「翻譯」後,依然聽到「鳥語」,唯有客氣地補上一句,「¿Señor, me podría hablar en español, por favor?」(意即「先生,您能跟我說西班牙語嗎?」),對方才會不自願地說西班牙語,有時還會「大方地」給遊客送上一節歷史課,向其細說巴塞隆拿的歷史。

 

外國球員對加泰羅尼亞語的掌握程度不一,部份會聽不會說,或完全不明白

西甲球隊巴塞隆拿 (FC Barcelona) 有不少外國球員,大部份來自拉丁美洲,例如阿根廷籍的美斯,巴西籍的尼瑪和丹尼爾,烏拉圭籍的蘇亞雷斯等,也有來自德國的 Marc-Andres ter Stegan。拉美籍球員的母語是西班牙語,巴西籍球員則說葡萄牙語。西班牙語和葡萄牙語有高度相似性,詞源有近九成相同。巴西球員到西班牙後,一般三個月內便能說西班牙語。德國或東歐球員的母語不屬於拉丁語系,他們需要更長時間來掌握西班牙語。對於外國球員來說,要學習加泰羅尼亞語則成為一項挑戰。加泰語和西班牙語雖然同屬於拉丁語系,但書寫和發音系統更像法語,詞源也有不少來自法語。而球員每天需要時間操練球技和身體,很難騰出時間再學習一門「外語」。對於已經在巴塞隆拿生活超過十年的球員如美斯來說,能勉強聽懂加泰語,但要講加泰語則有難度。對於其他才生活了幾年的外國球員來說,加泰語更像種「鳥語」。每當他們接受電台節目主持訪問時,被問到能否說加泰語,都禮貎地以一句「Un poco.」(意即「少少」) 回應。